欢迎光临郑州奉天承孕代生孕官网

奉天承孕

全球时尚环保宿舍家具制造商

做更懂年轻人想要的宿舍家具

宿舍家具定制热线

19332296158
当前位置: 主页 > 宝宝百科 > 试管知识

〖孕育百度〗郑州一“代孕妈妈”送出亲生儿子,冷冻胚胎却被假名带走

文章出处:网络 人气:发表时间:2024-03-17 17:51


王乐,11岁,家住河南省郑州市,小学四年级。从出生到现在,他从未有过户籍。由于无法乘坐汽车或飞机出行,他只能在郑州呆了很多年。

王乐之所以没有户口,是因为他特殊的生育方式——代孕。而他的父亲是谁,至今还是一个谜。

“代孕”儿子送上门

50多岁的王宗琼是王乐的母亲。十一年前,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自称“代孕妈妈”,她怀上了王宗琼的孩子。王宗琼以为是诈骗电话,没有理睬。但过了一会儿,对方又打电话说孩子出生了,并发了一张照片给王宗琼。

王宗琼患有原发性不孕症,无法自然怀孕。多年前,她通过体外受精生下了两个女儿。大女儿一直在找人当“代孕妈妈”,但这一次她没有找到人。为什么有人会当“代孕妈妈”并生下自己的孩子?

王宗琼回忆,为了做体外受精,她必须在医院培养。产生了十多个胚胎。只有少数用于体外受精,还有一些留在医院。她怀疑胚胎已被使用。

给王宗琼打电话的“代孕妈妈”见王宗琼一直犹豫不决,威胁她要把孩子抱走卖掉。想来想去,王宗琼同意会见对方,但前提是把孩子交给了派出所。

2008年10月,王宗琼与“代孕妈妈”在深圳某派出所见面。当着警察的面,王宗琼接过了孩子,并给了对方9万多港元作为补偿。之后,她直接前往亲子鉴定机构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孩子与王宗琼之间存在母子关系的可能性高达99.99%。

孩子安身是个问题

王宗琼高兴地给孩子取名王乐,但喜悦过后,问题接踵而至,出现了孩子的户口问题。

王宗琼是河南人。多年前他就嫁到了香港,成为了香港公民。她向香港特区政府申请定居,但由于王乐是通过代孕出生,王宗琼没有任何出生信息。香港特区政府因出生资料不完整而拒绝定居申请。

在内地,王乐也无法安家,因为内地单亲家庭的孩子必须有父母一方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才能安家。王宗琼拥有香港户口,儿子王乐是“代孕妈妈”出生。目前尚不清楚孩子的父亲是谁。但王宗琼表示,王乐其实是有父亲的。

一见钟情,“爱”的孩子诞生

多年前,王宗琼与香港居民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虽然她患有原发性不孕症,无法自然怀孕,但她的卵泡良好,可以通过体外受精和体外受精生孩子。

2000年初,王宗琼来到深圳市中山泌尿外科医院就医,与生殖科主任张锡伟一见钟情。接待她的中心。当时,王宗琼与香港丈夫相恋,因相处不睦,处于分居状态。张锡伟身材高大、帅气,是试管婴儿方面的专家。 35岁的张熙伟自称单身,王宗琼没有拒绝。

张锡伟对王宗琼体贴入微,甚至以两人的名义买了一套房子,开始同居。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王宗琼与香港丈夫离婚。 2001年上半年,通过体外受精,王宗琼的卵子与张锡伟的精子在中山市泌尿外科医院结合,诞生了十多个胚胎。

由于王宗琼的子宫壁比较薄,胚胎很难着床,所以她找了“代孕妈妈”为自己怀孕。 2002年3月1日,王宗琼和张熙伟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女孩名叫王欢。

张希伟是广州潮州人,喜欢男生。他们决定再要一个孩子。这次王宗琼怀孕了,但还是一个女儿。

二女儿出生后,张锡伟对王宗琼越来越冷漠,渐渐不再联系。她曾经寻找过张熙伟,但他却避开了她。后来她才知道,张熙伟已经有了家庭,王宗琼只能带着两个女儿独自生活。

没想到,2008年,一个儿子从天而降,与她发生了母子关系,这让她想起了张细伟。

“代孕”儿子从哪里来?

王宗琼和他的律师分析,既然“代孕妈妈”送来的孩子和王宗琼有关系,那么肯定是从医院保存的那些胚胎怀上的。能从医院取出胚胎并找人“代孕”的人只有张锡伟。他不仅精通试管婴儿技术,而且还是医院的科室负责人,有双重便利。

王宗琼给张喜伟打电话无果,又到张喜伟工作的中山泌尿外科医院询问。院方称,羲伟多年前就辞职了。无奈之下,王宗琼将张喜伟告上法庭,要求确认他与王乐的父子关系,并承担抚养他的责任。

诉讼开始时,张锡伟通过律师转述了自己的想法,否认王乐的出生与自己有关,否认自己与王宗琼是恋人关系,否认两人从未同居。王宗琼的两个女儿出生时,出于友情,他向她捐献了精子。从法律上讲,他没有义务抚养王宗琼的两个女儿。

事实上,王宗琼和张锡伟为了两个女儿的抚养权,打过很多官司。而且,张熙伟的前妻得知他与别的女人有孩子后,以涉嫌重婚罪将他告上法庭。为了逃避刑事处罚,并获得前妻的原谅,张锡伟将自己的全部财产都给了前妻,并与前妻离婚。

张熙伟律师表示,由于两个女儿的抚养问题,张熙伟无暇隐瞒,张熙伟不可能主动找人做“代孕妈妈”多年后为王宗琼生下儿子。而且,找人当“代孕妈妈”,要花不少钱。以张锡伟当时的经济状况,根本不可能承担得起这笔钱。他认为这一切都是王宗琼捏造的。

面对张锡伟的指控,王宗琼出示了两份证据。第一个是他们同居期间签订的买房“公约”。 《公约》规定,“买房是为了生儿育女、拥有幸福的家庭”。上面还有张熙伟的签名。第二个证据是王宗琼二女儿的出生证明。父亲一栏写着张细伟的名字。王宗琼表示,这两个证据足以证明她和张熙伟不是普通朋友。

拒绝负责任的“父亲”

王宗琼早年因体外受精接受过多次手术,导致她患上了多种疾病。抚养三个孩子,生活并不轻松。但她表示,找张熙伟并不是为了经济原因,而是为了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

关于女儿的抚养问题,2003年11月,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认定王宗琼与张喜伟存在同居关系。张锡伟有责任抚养两个女儿。夫妻俩被判解除同居关系,两个女儿与王宗琼生活在一起。张喜伟被要求每月缴纳维护费2000元。张锡伟不服提起上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法院判决后,张熙伟一直回避王宗琼,没有承担赡养两女的义务。

今日,张锡伟全面否认小儿子的身份。 王宗琼希望法院能够进行亲子鉴定,确定张锡伟与儿子的父子关系,从而确定其应承担相应的养育责任。但张熙伟不愿意合作,因为王宗琼无法证明王乐的出生是张熙伟的真实意图,也没有证据表明王乐是张熙伟刻意寻找代孕妈妈所生。法院没有支持她的上诉。

法官解释,亲子鉴定必须以一定的证据为依据,是确认当事人亲子关系所采取的技术手段。王宗琼没有证据,想通过亲子鉴定来确认亲子关系,这是本末倒置。因此,一、二审法院均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王宗琼的诉讼。

谁拿走了我的胚胎

没有户口,除了生活不方便之外,学习也是一个大问题。上小学的时候,郑州没有学校录取王乐。后来,奶奶带着王乐去了很多所小学,有的学校勉强录取了他。但由于没有户口,学校无法为王乐注册,他也没有学生身份。

为了解决儿子的居住问题,王宗琼和律师决定寻找与张喜伟、王乐出生有关的证据。一是核实原来保存在医院的胚胎的下落,二是寻找原来送孩子的“代孕妈妈”。

“代孕妈妈”留下的电话号码已经无法联系,孩子被移交的派出所也没有保留该信息。王宗琼前往“代母”分娩的深圳市人民医院,复印了住院病历。然而,病历中,孕妇一栏写着“王宗琼”的名字,但登记的信息与王宗琼的信息不符。

代孕是非法的,“代孕妈妈”肯定会伪装自己的身份。找不到“代孕妈妈”,只能查询保存下来的胚胎的下落。 2013年6月24日,王宗琼和律师来到中山市泌尿外科医院。查明,医院胚胎登记簿上记载,王宗琼在医院保存的11个胚胎均于2002年7月2日和2007年6月18日分两批被带走。胚胎是空白的。是的,只有备注栏标有“带走”。

医生解释说,“自服”是指患者自己服食。他亲自将胚胎交给了王宗琼本人,因此他在登记簿上标注了“自行取走”。根据医院的管理规定,留在医院的胚胎如果被病人带走,病人应该在登记簿上签字。

王宗琼的律师表示,在医院的登记簿上,其他带走胚胎的人都有签名,但只有王宗琼的有“自己拿走”“显然是医院失职。

王宗琼向深圳市卫生部门举报,要求查明这些胚胎的下落。深圳市卫生部门经调查后回复:由于时间间隔较长,目前无法核实,责令中山泌尿外科医院加强胚胎管理,但调查无果而终。

身份无法核实

[x 】虽然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王乐的出生与张熙伟有关,但从保留胚胎怀上王乐的时间就可以推算出来。第二批胚胎是在2007年6月18日被取走的,而王乐出生于2008年3月20日,两人相差约40周,与胎儿的妊娠周期相符。此外,孕妇的病历显示,她的末次月经是2007年6月18日,正好与第二批胚胎取出的时间吻合。

王宗琼向法院提交了这些证据,希望重审。法院认为,即使能够证明王乐是保留胚胎所孕,他与张锡伟也有血缘关系。但没有证据证明张锡伟的生育得到了他的同意,侵犯了他的生育选择权。 法律不能强迫他承担抚养孩子的责任。法院维持原判,仍驳回王宗琼的诉讼请求。

孩子的户口去哪儿了

十几年来,不仅有户口他的儿子王乐一直没有解决,而且我的女儿王欢仍然没有户口。王欢也是通过代孕出生的,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定居香港。 2003年,法院判令大女儿王欢由王宗琼抚养。由于无法在香港定居,2011年,王宗琼通过诉讼,将大女儿的抚养权改为张锡伟。他希望大女儿的户口可以放在他的名下,但张锡伟没有理睬。他从未见过自己的女儿,而是将她寄养在广东农村的一个家庭中。 王欢今年18岁。由于上学较晚,他刚刚升入初三。今年暑假结束后,她本该上高中,但因为没有户口,连中考资格都没有。

张锡伟拒绝配合让大女儿王欢安顿下来。王宗琼就此向法院投诉,但法院表示,登记属于行政行为,无法强制执行。你必须联系警察。公安部门表示,张锡伟必须携带户口本和身份证才能办理此事,但张锡伟始终没有出面。 现在,王宗琼的儿子王乐和二女儿与奶奶一起住在河南郑州。 80岁的奶奶说,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养活自己多久。

节目播出前,记者从王宗琼律师那里得到了消息。广州市公安局给王宗琼两条建议:1、能否联系河南警方,将儿子王乐的户口过户到奶奶名下? 2、王宗琼户籍在香港,在深圳拥有房产。她能否将户口转移到深圳,让儿子和女儿的户口也都在她的名下?

家庭普及时间

Q1:现在有证据表明王乐和张熙伟可能有血缘关系。但法院认定,两人只是父子血缘关系,不存在法律关系。这应该如何理解呢? A1:从法律角度来说,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是亲生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有继父母子女关系,也有收养父母子女关系。但亲生父母并不一定是法律意义上的父母。现在科技发达了,有些人可能会通过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怀上孩子。他们看似有血缘关系,但不存在法律上的父母关系。 例如,某人使用精子或卵子捐赠者的精子或卵子,因为他们的精子或卵子无法正常繁殖。尽管孩子可能与精子或卵子捐赠者有生物学关系。但从法律角度看,他们并不被视为亲子关系,不具备任何作为父母和子女的法律权利和义务。 问题2:王乐因在香港出生信息不全,无法办理户籍。在大陆,其父亲的身份无人知晓。但孩子上学需要户口,以后要面对的事情很多。这个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A2:涉及到人的基本权利。过去,由于各种原因,有些人没有户籍,这对其权益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为了解决这些人的问题,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解决无户籍人员问题的意见》。 《意见》列举了多种情况,并指出了解决办法。 从本案来看,不属于《意见》所列情形,但《意见》中有安全条款,不属于上述所列情形,但确实不属于《意见》所列情形。公安机关和其他行政机关应当协同查明、核实户籍问题。根据国务院办公厅的《意见》,王乐的户籍问题应该得到解决。 Q3:大女儿与张熙伟有亲子关系,法院已确认。但由于张锡伟没有出面,大女儿的户口本无法登记。我应该怎么办? A3:有两种方法。一、大女儿符合国务院《关于解决无户籍人口问题的意见》所列情况之一。作为王欢未成年时的监护人,张锡伟负责为孩子办理户口登记。张锡伟的不作为侵犯了孩子们的权利。如果他的大女儿还未成年,就会涉及到监护人的变更,其他监护人会替她办理。另外,现在大女儿已经成年,根据国务院的《意见》,她可以自行向公安部门申请户籍。 (记者|陈亚、孙元学、李鹏)来源:《今日说法》节目《找上门来的儿子》

推荐产品

同类文章排行

最新资讯文章